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女看着杨叶,没有说话。

    杨叶站在那里,也没有说话。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后,杨叶离开了虚无界空间。

    而在杨叶离开后不久,天女起身,缓步朝着远处走去。

    这时,那虚无之主出现在了天女面前不远处,“阁下这是要离开?”

    天女看了一眼那虚无之主,“不行?”

    虚无之主沉声道:“阁下,你可是答应过那位......”

    天女冷笑。

    没有说话,天女转身朝着远处走去,走了几步,她突然道:“我要取那物。”

    “不行!”

    虚无之主怒道:“那物乃我虚无族至宝,你......”

    “那就战吧!”

    天女声音刚落下,整个虚无界突然之间颤动了起来,一股神秘的力量开始点点蚕食整个虚无界。

    见到这一幕,虚无之主脸色顿时变了。

    片刻后,虚无之主沉声道:“你带走!”

    天女转身离去。

    在天女离去后,虚无之主低声一叹,“这个疯狂的女人......”

    ......

    杨叶离开虚无界后,并没有直接前往那什么末法之地。

    杨叶很清楚自己这一次面对的是什么,他不能大意,也不能轻敌。他的目的,是救人。他可以死,但是,血女等女还有古剑宗等弟子不能死。

    因此,即使他现在已经恨意滔天,但是,他依然要克制自己。

    杨叶离开了永恒国度,来到了永恒之界,利用万界图,杨叶来到了曾经的北荒剑宗。

    杨叶来到了北荒剑宗地底。

    陈玄安还在。

    看到杨叶到来,陈玄安抬起了头看向他,最后,他目光落在了杨叶手中的剑上。

    此刻的诛,已经不是当初的诛了。

    “遇到麻烦了吗?”陈玄安问。

    杨叶点头。

    陈玄安微微一笑,“你来找我,我有些意外,以你的性格,应该是不会轻易来让我帮忙的。”

    杨叶道:“他们抓了我的朋友。”

    陈玄安点了点头,“明白了。”

    杨叶看了一眼陈玄安,“师尊,你现在方便吗?”

    陈玄安轻笑了笑,“你都叫我师尊了,我不方便也得方便啊。来,陪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杨叶问。

    陈玄安笑道:“打架,而且还是打群架,自然是不能少人的。把你的图给我。”

    杨叶没有拒绝,把万界图拿了出来,他把图放在了陈玄安的面前,陈玄安看了一眼那万界图,下一刻,那万界图上某处微微一颤。

    转瞬,杨叶与陈玄安直接消失在了这地底。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叶感觉双脚触地。

    杨叶睁开了眼睛,他们在一片荒原,举目望去,一望无际的凄凉萧索。

    “这是?”杨叶转头看向身旁的陈玄安。

    陈玄安轻声道;“我曾经学剑的地方!”

    说着,他缓缓朝着远处飘去!

    学剑的地方?

    杨叶微微一怔,然后连忙跟了过去。

    杨叶跟着陈玄安一直往前,很快,在不远处的一处山脉之巅,杨叶看到了一间草屋,简陋的草屋。

    两人来到了草屋前,草屋门前,摆放着两柄木剑。

    一大一小。

    在草屋门前不远处,还有一个炉子,炉子内,燃烧着熊熊烈火,在那烈火之中,还有一柄剑。

    杨叶看了一眼陈玄安,没有说话。

    陈玄安缓缓飘到了那两柄木剑前,他轻轻抚摸着那两柄剑,久久未语。

    过了许久,陈玄安来到了那草屋门前,他头偏向杨叶,“来见过师祖。”

    师祖?

    杨叶愣住了。

    自己还有师祖?

    “愣着做什么?”陈玄安突然道。

    杨叶回归神,连忙走到了那草屋千,对着那草屋微微一礼,不过,这个礼还未行下去,就被一股恐怖的剑意笼罩住全身!

    这股剑意宛如万重天压在杨叶身上,好似要将他身躯压的个粉碎。

    一旁,陈玄安没有说话。

    杨叶看了一眼草屋,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剑意自他体内席卷而出,但是一瞬间,这股剑意便是被另外一股剑意镇压。

    就这样,杨叶的剑意被一点一点镇回体内!

    杨叶自然不甘被镇压,当下,剑域出现在了场中,当这剑域出现后,他全身顿时没有感受到那么大的压力了。但是很快,那股剑意突然变强,这一刻,他的剑域都开始被镇压了。

    杨叶眉头微皱,下一刻,诛出现在了他手中,转瞬,一剑刺出。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