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眼看着张太太就要倒在地上了,叶晓峰急忙来到张太太的身旁,搀扶住了张太太的身躯,张太太脸颊十分苍白,半眯着眼睛,整个人很虚弱。

    “晓峰,我头晕,你扶我到房间休息一下。”张太太轻声的说着,她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底气,细如蚊声。

    叶晓峰搀扶着张太太来到了卧室的床铺上,贝贝看到虚弱的张太太,两个大眼睛红红的,似乎想要哭泣的样子。

    等到张太太躺在了床铺上后,叶晓峰急忙的给张太太号脉,刚刚在厨房里的时候,张太太可是吐出了鲜血,这让叶晓峰很担忧她的身体。

    “贝贝,你到客厅里面去玩一会好吗?”叶晓峰轻声的说着。

    贝贝两个大眼睛看着叶晓峰,又不舍的看着床铺上的张太太,她嘟着嘴巴,沮丧的说着:“爸爸,你一定要治好妈妈啊。”

    说完之后,贝贝一步三回头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离开卧室后,还主动将房门关闭了。

    看到贝贝离开后,叶晓峰将抽屉里面的针灸针拿了出来。

    他的目光朝着床铺上的张太太看了过去,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

    “张姐,我需要脱掉你的衣服,然后帮你针灸。”

    张太太的病症全部在内脏里面,叶晓峰需要通过针灸的办法来解决,并且要运用他身躯中原本就已经剩余不多的灵力了。

    如果换成别人的话,叶晓峰只会把她送到医院里面,因为这样的病症想要完全根治实在是太麻烦了。

    但是面前的张太太不同,叶晓峰愿意牺牲自己体内不多的灵力,来帮助张太太治疗病症,尤其是看着张太太那苍白面貌的时候,叶晓峰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心痛。

    张太太的眼睛完全睁开了,她看着面前的叶晓峰,凌厉的眼神仿佛能够看穿叶晓峰所有的思想,当她看到叶晓峰眼睛里面关切担忧和焦急的时候,张太太点了点头。

    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话,哪怕是自己丢了性命,张太太都不会答应这样的事情。

    可是现在,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点头答应,更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会蔓延出一种想要被他宠爱怜惜的想法。

    张太太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她不愿意去多想,但是叶晓峰俊朗的面庞,却总是徘徊在她的脑海中,她双手缓缓来到了红衬衣上,原本苍白的脸颊上,开始出现了羞涩的红润。

    红衬衣上面的纽扣一个接着一个被解开了,张太太洁白的皮肤开始展露了出来,她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眨动着,目光看着叶晓峰。

    叶晓峰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的杂念,他左手扒开了红衬衣,目光朝着张太太看了过去,脸上也有了一些尴尬。

    张太太哪里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她羞涩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想到早上叶晓峰那坏坏的狼爪还偷袭过自己的山峰,现在他却变得如此的害羞,张太太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愉快,甚至连解开内衣的双手,都变得灵活了很多。

    “我这是怎么了,那里暴露在他面前,我怎么反而有了一种愉快的想法。”

    张太太内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机灵,她脸上的红润开始蔓延到脖子上。

    看着张太太内衣被解开,两个可爱的山峰展现出来,叶晓峰没有任何的杂念,虽然早上他还有着邪恶的想法,想要好好的揉捏张太太的山峰,但是现在的叶晓峰,心里只是想要快点治疗张太太的病症。

    “张姐,可能会有一点疼,你忍着点。”叶晓峰轻声的说着。

    “嗯。”张太太带着一丝颤抖,回答了一句。

    针灸针快速的被叶晓峰扎入到了张太太的身体中,不一会的时间,叶晓峰手上的针灸针就全部扎入到张太太上身的重要位置中。

    虽然现在张太太两座傲人的山峰展现在叶晓峰的视线里,红润美丽的脸颊更是在无声的引诱着叶晓峰,但是他的内心里面却是没有多余的想法。

    身躯里面残余不多的灵力开始凝聚在叶晓峰的双手上,他的双手开始落在了张太太洁白的皮肤上。

    当张太太感觉到叶晓峰冰冷双手触摸到自己皮肤的时候,她开始有了一些恼怒,可是她却并没有发作出来,甚至随着叶晓峰双手轻轻的移动,她体验到了一种快乐。

    大概过了三分钟后,张太太感觉到自己原本胸口的疼痛渐渐消失了,而胸口里面总感觉有着什么东西的症状,也开始渐渐消退了。

    她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要睁开双眼,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叶晓峰。

    沉默了一会后,张太太悄悄眯起了眼睛。

    叶晓峰额头上满是汗水,他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而在扎入到自己身体上的针灸针,已经开始流淌出黑黑的血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