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管三正在抚摸服务器, 请补全订阅击败他!  有了白恬以后, 她们终于凑齐了一桌麻将。

    北海剑宗十五年开一次山门, 导致了在坐的不少弟子都是幼年上山,女剑修的稀少也决定了他们与同龄女性的接触经验不多,虽然也会聚在一起讨论哪个门派的女修更漂亮, 但要让他们上前搭讪套近乎就太难为人了。

    不敢上前, 偷偷讨论总是可以的吧?

    于是, 窃窃私语声充斥在学堂的每一个角落, 阿恬端正的坐在位置上, 对投来的每一个好奇的眼神都回以礼貌的微笑, 真是一派闺秀风范。

    “哒哒哒。”

    一串脚步声由远至近,嗡嗡地讨论声立即消失无踪,只见一名穿着青色外衫的纤细青年迈进了门槛, 他一路向前,径直走到了讲台上。

    直到他站定, 阿恬才看清对方的长相,那是一张称的上清秀的脸,只是略带病容, 哪怕他身姿如剑,也难免给人留下弱不经风、病秧子的印象。

    “咳咳咳咳咳……”青年张口就是一串咳嗽, 丝毫没有辜负他人对自己的印象,“……有新弟子入门, 我便自我介绍一下吧, 吾名李恪, 是北海剑宗的长老之一,专门负责为弟子开蒙。”

    “修仙者,求的是得道长生,念的是自在逍遥,无论是剑修、法修还是魔修,都绕不开一个话题,那就是——如何求真仙?”

    说到这里,李恪又咳嗽了几声,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蒲团坐了上去,俨然一副促膝长谈的架势。

    “我辈中人,讲究一个性命双/修,性,指的是性格、性情,命呢,自然是指寿命。不同的道统对此有不同的回答,法修叫引气入体,魔修叫魔念通神,咱们剑修嘛,则叫以剑试天。”

    “大道三千,通天之路何止一条,但归根结底,还是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

    “长老!长老!”阿恬举手提问,“这些道统之间有共通的地方吗?”

    李恪闻言思索了片刻,还真给出了答案,“有,第一个阶段都叫练气,第二个阶段都叫筑基,不过筑基之后,咱们就没了,全看剑道修为,法修那边倒是还有金丹、元婴、化神、大乘这样的称呼,天天摆称呼论高下,他们也不嫌丢人……”

    这大概是个笑话,学堂里顿时爆发出了一阵笑声,阿恬倒是没笑,这些修真界约定俗成的常识对她而言都非常新奇。

    “法修和魔修的路数可以等到谭天命谭师兄上课时让他讲讲……咳咳咳咳咳……他可是正经的太玄门法修出身,在坐的诸位都是身怀剑骨之人,我便来说说咱们剑修。”

    “咳,剑修,顾名思义,一身的修为都在剑上,而剑从何来?剑修的剑可不是那些凡铁,而是从你们身体里来,没错,就是你体内孕育的剑骨。”

    “当你体内的剑骨成长到足以凝成实体脱离身体的时候,你才算是得到了剑修入门的机会,而你的剑骨,决定了你的剑心。”

    说完这段话,李恪突然停了下来,不慌不忙的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块洁白的手帕捂在嘴上,接下来就是一连串撕心裂肺的咳嗽,猛烈的架势让阿恬都担心他会把自己的肺给咳出来。”

    “李长老修的是病剑,没事就喜欢吐个血、卧个床,习惯就好了。”赵括小声的向白恬解释。

    “病剑?”阿恬眨了眨眼睛。

    “据说他一拔剑,方圆百里都会被瘟疫席卷,就算是修士也会中招,所以李长老轻易不会离开山门,老实讲,内部一直用李长老动不动手来判断咱们是不是要跟对方死磕。”

    阿恬了然的点了点,不管在哪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是起震慑作用的。

    这厢在窃窃私语,那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已经止住了咳嗽,重新开始讲解。

    “剑骨是由修士的精、气、神孕育的,它代表着你的根源,而剑骨锻造出的本命剑,生来就有自己的名字,它的名字和力量便暗示了你的剑心。”

    “剑心便是剑修的本心,它是最适合你的道法,无论有多么出人意料,都要敞开心胸去接受它,否则就是自绝于剑修之道,你看,我天天病怏怏的不是照样过了几百年吗?”

    说着说着,李恪的脸色又惨白了几分。

    “其他门派都在赌李长老什么时候断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