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虽然因为被不同人灌输了不同话语而显得画风奇特,但侍剑童子确实是个尽职尽责的领路人,他本身是剑架,一切言行都由主人控制,自然也不会有偷奸耍滑的想法和举动……大概吧。

    只见它往洗剑池边老神在在的一站,用无比正经的语气说道:“本门施行委托任务制度,任何成员都可以通过完成他人发布的任务来获取报酬,为了让你们尽快融入宗门,从现在开始发布入门任务。”

    “首先,你们需要一套新衣服。”

    跟在侍剑童子的身后,听着前者“哒哒”的脚步声,阿恬意外的有些魂不守舍,眼前的景色是如此不同,无论是云雾缭绕中的亭台楼榭还是偶尔投来好奇视线的剑修弟子,都明晃晃的告诉她——她的人生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不,应该说,她的人生又回到了正轨上。

    阿恬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像是讥讽又像是冷嘲,她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又恢复了好奇的神色。

    平心而论,北海剑宗完全可以满足普通人对仙宗的所有想象,无论是漂浮在半空中的演武场,还是巍峨高耸的正殿都属于凡尘见不到的奇景,连她这种还没有入门的人都能感受到蕴含在其中的凛然剑意。

    太棒了,真的是太棒了。

    这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

    她感受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急速流淌,每一片骨头都发出了无声的欢呼,压抑了十多年的本性正在悄然苏醒,偷偷的发出了第一声呼吸。

    这可有点糟糕。

    阿恬压着心口漫不经心的想到,可似乎又不是太烦恼。

    专门为弟子开辟的住所位于浮空岛的最南侧,远远就能看到成片的黄色屋舍,它们并非规规矩矩的整齐排列,而是有些歪歪扭扭的组成了一座“小山”,仿佛是某个人喝醉以后随意把这些房子堆叠在了一起。

    发放日常用品和分配屋舍的内务堂就位于“小山”的山脚,负责的修士长得颇具福相,特别是那个圆滚滚的肚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拍一拍。

    “哎呀呀,岛上又来新人了,”胖修士笑眯眯的打量着二人,“我是整座岛的大总管郭槐,你们可以喊我郭师叔。”

    这么说着,他从身后堆积如山的杂物里翻出了两套衣服,一人分了一件。

    郭槐自称是北海剑宗的大总管,白恬可不敢真的就拿他当总管看了,她在来的一路上已经从侍剑童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抽风式讲解中搞清楚了北海剑宗这个非主流仙门的大概情况。

    或许是为了约束这群无法无天的修真者,修真界是一个十分讲究辈分和资历的地方,每一个称呼都是身份的象征,不能张口胡来。由于北海剑宗没有太上长老,辈分的排行就跟着宗主走,在这一代的宗主飞升之前,与他同辈的修士皆奉他为师兄,而在他在位时入门的弟子,则全算为下一辈。

    因此,北海剑宗永远只会同时存在两代人,同时,由于辈分要到宗主飞升才能重新计算,同一辈人里年龄相差几百岁也不足为奇。

    什么?你问要是宗主飞升了,其他没飞升的长老怎么办?

    不,不存在的。

    成日被杂事缠身的宗主都能飞升了,能尽情修炼的长老还没飞升,你说这得废成什么样?

    这种人,在淘汰率惊人的修真界,一般是活不到能为长老的那天的。

    郭槐让阿恬和宋之程叫他一声“师叔”就表明,他与宗主同辈,正是立于北海剑宗金字塔顶端的长老之一。

    侍剑童子的介绍也应证了阿恬的猜测,“这位是宗门的执事长老,公认的脱单老大难。”

    “啥?”

    最后半句太过惊世骇俗,宋之程忍不住惊叫了出来,只不过他的后半句也好不到哪里去。

    “宗门不发媳妇吗?!老子听说仙人都是发媳妇的啊!”

    “你是智障吗?”

    阿恬恍然间还以为自己把心声说出来了,就听到侍剑童子继续说道:“你对这个全是老光棍的门派到底有什么误解?”

    “全修真界论光棍数量,除了法华寺那群和尚就是这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